苏挽橙__

【曲梗】罪木蜜柑的《Sick Sick Sick》

用时四天多码出来快突破4000的心血,各种时期的蜜柑,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看完!多谢啦!!
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誹謗中傷に慣れていて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算早已习惯了诽谤中伤』
-
灰紫色眼睛惊恐的睁大.无助的望着面前的人们.害怕的抱紧身子蜷缩在角落里.檀紫色发丝被剪成参差不齐的样子凌乱而随意的散在身上.身子瑟瑟发抖想要远离这群人.忍受着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和扣在自己头上莫须有的罪名.攥紧裙角紧紧闭着眼睛希望一切赶紧结束.滚烫的泪珠从眼眶溢出滴落在胸前染湿了大片衣服.
-
“呜呜……对不起…!我错了…请饶了我吧……”
-
结束了一切后人群散开.或是看热闹或是无动于衷或是参与其中的人比比皆是.无力的靠在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气.已经习惯了诽谤与中伤.即使是再怎么无缘无故的拳打脚踢.比起这个.只要不被无视就很好了.想让自己做什么都没有关系.
-
身为保健委员.受了伤之后在保健室为自己小心翼翼的包扎.胳膊.腿.再一次缠上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绷带.膝盖处贴上创可贴.清水拂过脸颊也仿佛是不真实的触感.呆呆的盯着镜子里的人儿.没有力气反抗.完全没有想反抗的心.也完全无药可救了.
-
……啊啊,我这是…病了吗?不过这种症状,似乎也很常见呢…?
-
心脏疾病?
将手放到胸前.感受到胸口高鸣的悸动.
扁桃体炎?
回想起欺凌时绝望般声嘶力竭的叫喊.
下颚关节紊乱?
那天和她彻夜的抵足谈心了.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君と一緒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与你一起』
-
鼓膜裂伤?
躲在无人洗手间里任由眼泪大颗滚落染湿衣襟.布满伤痕的手臂浸在冷水里.呆呆的看着池子里的水变得浅红.听到洗手间的门拉开受惊般退后几步惊慌的盯着眼前来人.金粉色头发的陌生女子身影映入眼帘.悦耳声音响起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找到你了,罪木前辈♪”    
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誰かの声が聞こえ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谁的声音』
-
精神疾患?
啊啊…这样的话.贾巴沃克岛的美好生活就该结束了.面无表情的准备好在医院的一切.身子滚烫却好像浑然不知.只是没有任何波动的完成了作案的准备工作.这就是.患上绝望病的代价吗.
-
呼呼……我想起来了.全都.想起来了.…所以作为【绝望残党】.该做属于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了.当然.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“绝望”.而是为了……想到这里的自己脸上染上几朵绯红.抑制不住兴奋.小心翼翼的拿起麻袋准备套在自己头上按计划进行.
-
…我明白啦.原来是这样啊.澪田同学和西园寺同学的身体毫无生气的在我面前呈现.计划成功的那一刻我终于发现.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現実を閉じて蓋してたこ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在自我封闭中逃离现实』
-
穿着时尚的女子高中生.金粉色的双马尾.衬衫胸口夸张敞开前侧憋着红色蝴蝶结.觉穿深紫色高筒靴.十指指尖点点血红.脸上流露着自信的笑容的女孩子此时正对我自己说话.我有些犹豫的接受了对方的好意从地上爬起.然后退出十步开外胆怯的望着面前的人.
-
她似乎并不介意这些.湛蓝色的深邃眸子盯着我.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.“那、那个……”
-
对方却直接伸手堵住了我的嘴.“罪木前辈,我是江之岛盾子哦♪”
江之岛上前抱住了我.只有我还呆愣在原地.
“从现在起,前辈再也不用担心被欺负了!我会一直陪伴在前辈你身边,不会无视你,给予你善意,给予你关怀,给予你原谅,给予你价值并给予你无限的爱意哦♪”
-
说出这话的江之岛同学仿佛整个人都变得耀眼起来.…在我眼中.这…这是……
-
静寂了许久的我的心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.扑通.扑通.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もしかして奇跡か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莫非是奇迹吗』
-
…不对.
-
处刑时刻的我躺在病床上.双眼无神的望着纯白色的天花板.回想起之前所做的一切.
-
“…那是病啊”
-
我和她.透过这层薄膜望向外面.在薄膜里袖手旁观. 在这层保护罩外.无论是谁被泼脏水.被当飞镖靶子.或是辱骂踢打都无所谓了.他们死不死也与我无关!!希望也好绝望也好.我才不去理会…!因为只有那个人…
-
面对欺凌每一次都选择隐忍.吞下了惨不忍闻的心声.因为只要这样.就不会被大家无视了吧.即使是作为垃圾一样的存在也没关系…只是想不被大家否定.不被大家无视而已…所以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做的.
-
虽然今天的自己有在哭泣.但明天的自己又会怎样呢.是完全令人预料不到的存在啊.呼呼……渐渐的有些困了呢.深夜独自一人对未来抱有着这样的幻想进入梦乡.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世界に取っ散らかっ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世界弄得乱七八糟的』
-
血红色的天空笼罩着大地.世界弥漫着绝望的气息.身处在医院内.猩红色眼睛半眯嘴角上扬呈现诡异弧度.右手握住充满紫色液体的针筒靠近病床上惊恐的人.针尖靠近那人眼球.仅差毫厘时手微微停顿似乎思考着从何下手.紧接着毫不犹豫刺入将液体慢慢推进眼球内部.病人在身下痛苦挣扎.望着此时的情景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栗起来.脑袋昏昏沉沉精神恍惚.脸颊不自然的绯红晶莹液体从嘴角滑落.低头发丝遮住额头眼睛轻声发出愉快笑声.
-
随便拿起病历纸在上面乱涂乱画.一个个鲜红色的醒目叉号呈现在眼前.为了抑制住体内兴奋细胞的不断叫嚣.手臂不断颤抖.粗糖般的感情一直在内心刺痛着.空荡的房间内无意识的轻声呢喃某人名字.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希望にこんがらがっ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把希望搞得纠缠不清的』
-
学级裁判场昏暗的黄色灯光下.大家从四面八方投来的怀疑与愤怒的目光交织在一起.抑郁的情绪挤压着胸腔呼吸开始困难.紧张的攥紧裙角额头的冷汗使发丝黏着在上面.努力睁大灰紫色的双眼脑袋嗡嗡作响.姑且…先坚持一下.稳了稳情绪后发声.
“…像我这样的家伙,怎么可能会杀人啦!!!”
-
先这样试试看吧.有人已经开始动摇.好.那接下来…听了七海同学的话.我咬紧嘴唇反驳道.
“倒不如是说…你们有什么证据吗?呜哇哇——就是说啊!证据什么的你倒是给我说说看啊!”——果然.我才不是凶手呢.
-
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.但是胸腔中的怒意却随着质问声不断上涌.眉眼中带有几分挑衅的意味.微扬下巴头歪向一边将双手背在身后.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啊…明明我们才是伙伴…
“那人穿的病号服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“——病号服身下的体型可以辨认吗?”
“还是脚上的拖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呢?”
“——她头上套着的袋子怎么了吗?”
-
无意识的反驳.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开口的那一刻就已经掉入对方陷阱坠入万丈深渊.精心筑起心灵保护墙逐渐支离破碎却浑然不知.稍微有了些底气.却不足以支撑度过危险阶段.以愤怒掩饰的慌张破绽越来越多终于在那一刻爆发.
“凭借…凭借那种角度……”
“凭借【那种摄影角度】就能证明吗——!!!”
“所以说啊……请放过我吧……!!!”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お前ら一切合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们这群家伙通通都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シックシックシッ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ick Sick Sick』
-
明明大家和我都是一样的.为什么大家做错了事就可以轻易地被原谅而我却不行呢.因为我们明明是完全一样的人.是统一战线的好伙伴啊.因为对象是我.所以才不能被原谅吗.大家真是太狡猾了.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狡猾——!
-
“无论是谁,人一旦失去了记忆…那个啊,就代表失去了自我哦~”
“记忆,才是构成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……你们同意吗?”
“——所以黑白熊,可以开始了吗?”
-
处刑前我看到了大家投向我的目光.果然还是不敢置信呢.不过没关系.虽然大家忘记了外面的世界.但是只要花时间去慢慢想一定能够想起来的哦.毕竟.那可是非~常美好的回忆呢.啊啊…真是的.这种感觉…我这是病了吗?
-
啊…不对.不是这样的.才不是呢.错了啦♪
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『もうみんな病気だ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是 大家都病了啊』